温度

异国遇色狼


骚扰

我在伊拉克南部一个月建立起来的小心谨慎,在库区被逐渐磨尽。干脆弃掉黑袍,头巾也不戴了。

一日,我在清真寺门口拍照,空荡荡的街上有一个陌生男子走来,想同我握手。见他怪异,我避开,没搭理。

他不甘,与我打招呼,神情怪异。万不料,他忽然冲上前来抱我,一只手搭在我胸上。

我大声呼救,可街上根本没人,我赶紧伸手去摸随身小袋里的胡椒喷雾。

男子好奇,放开我,竟不跑,笑嘻嘻地看我在搜寻什么。

胡椒喷雾装在皮袋里,外面根本看不出是什么。男子没被震慑住,眼里再次闪出淫邪的光,朝我靠近。

我立马拔出皮袋子里的胡椒喷雾,不敢喷,只吓他。

他一看,拔腿就跑。

就在那一秒,我在心里问自己,该不该追,随之浮想起他第二次意欲靠近的样子。如果我不追,他在未来仍会对别的女性下手。

追。

我跟着他,追了大半条街,他甩开我的距离越来越远。

正好有一辆出租车经过,我拦下来,司机不知听懂了没,看我激愤的样子,加大油门向前开。不料,色狼跑到街对面,车道中间的绿化带让出租车无法掉转车头。

看着他跑远,我沮丧到极点……突然发现,在他不远处有一间警局,荷枪实弹的20多位警察正叉着腰聊天。

我朝车外大喊:“抓他呀。”警察们闻声,齐齐冲过去抓住他。

我下车走过去,警察一看我是外国人,开心不已,兴冲冲地问:“他做了什么?”

“他摸我。”

警察一愣:“什么?”

“这个家伙在街上摸我。”警察泄气:“只是摸了你啊?”

我一听,谎话脱口而出:“不,他偷我的钱。”

呀呀呀呀,是小偷呀,警察们很兴奋,一把将他反扣起来,押进局子里。

警局里审讯的警官不懂英语,让我等候库区总警长。

等了一个小时,应了几乎所有警察的要求,我跟他们拍了数不清的自拍合影,满足他们没见过中国游客的好奇,总算等来了警长。

我跟警长坦白,这坏蛋没抢钱,但是意图劫色。

色狼“咚”的一声跪下,求我原谅。

我连余光都懒得扫他,对警长说:“这个色狼搅坏了我对这个国度的印象。”

警长一听,上升到国家层面可不行,忙解释:“我工作这么久,头一回看到这种事,别说对外国女性下手,就是发生在本国女性身上,这种事也非常罕见。这个人我们一定好好处理。”

“算了,放了他吧。我们中国人有句老话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”我知道他们不会放人,但中国人大度的形象还是得树立。

警长让我先离开,说稍后会按我的意思把他放走。

关上门那一刻,传来“嗷”的一声惨叫。

摘自《我不允许你独自旅行》



免费订阅《特别关注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