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度

出轨不如出门


出轨

人到中年,在婚姻里待久久了,厌倦和审美疲劳都是难免的,你需要有合适的途径去缓解。

我想得很简单,换个地方,独处几天,做回无牵无挂的女人。

有一年,我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是去深圳听一场陈升的演唱会。我选择了小梅沙附近的酒店,很安静,可以看海,听演唱会之余,我就在海边闲逛。为此行我备了漂亮的吊带长裙、草帽,还有随身听、喜欢的杯子,加上两本平日没时间细读的书。

在酒店住下,换上漂亮的长裙,堵起头发,我带着虔诚的心去听陈升的演唱会。某种意义上,他代表了我逝去的青春和内心那个蠢蠢欲动的少女。

我像年轻人一样挥着荧光棒,一路伴唱,一场演唱会把我久违的情绪都调动起来了。回到海边酒店,我的情绪还很亢奋,去了酒店内设酒吧里小坐。之所以这样斗胆,是因为住在这里,醉了就回房,没任何危险。点了一杯龙舌兰,坐在吧台上小酌,曼妙的小野丽莎爵士乐传来,这种感觉真不赖。

我心里做着一个有趣的游戏——5分钟内,会不会有人送酒给我?没到5分钟,酒保给我递了一杯酒,说是5号台先生送的。我扭头,看到了一个举杯示意的微笑。

我回了一个微笑,喝下了这杯清淡的日本清酒,远远地说了一声谢谢,然后回房,没有任何艳遇。我觉得女人的出口我已找到,额外的就是多余的,我不想多费精力。

那是我有生以来最美妙的失眠夜,窗外的海,窗内的我重回单身。这是种多么美妙的感觉。

又一年,我选择的是曼谷之行。从广州直飞曼谷,往返1500元,超值了。这回我很奢侈地选择了四季酒店的特价房,这个活动被我关注了很久,两晚1000元,比起原价,便宜了三分之二。

我的房间有一个小庭院加泳池,L体也没人看得见,我还真的这样做了:女人,适度放纵自己,不伤害他人,这就是我的原则。把内心的小恶魔放出来透透气,这是我每年要做的例行功课。

第二天,我拿了一个大箱子去淘货,淘回的银器和香料、茶杯有整整一箱子。晚上回到住地,把东西摊在床上,一件一件试。妖媚的泰国花朵插在头上,银饰配在手上。曼谷的三日,除了闲逛,就是猫在酒店里L泳,吃大量的水果排毒。我度过了三天纯女人日。

最近一次,我的目的地是四川海螺沟,为了那里的雪山温泉。女人和温泉,大概永远有着不解之缘。泡在里面,通体舒畅,脸色奇好。山体积雪,山下温泉热气腾腾,冰火两重天。

那几日,我体验了清晨温泉,一个人都没着,万籁俱寂,唯有山谷风声;还有黑夜温泉,木桶上有红酒。美酒温泉,山间月色,这样的享受让我的女人味完全释放。泡完温泉,我穿着漂亮的裙子坐在小店里点两个小菜,一瓶当地酒,自斟自饮。一个女人,若能在生活中自如地行走,她就不会怨气连天。平日,我依然“假装”是贤妻良母,两不相妨。

每年,我送给自己几天时间做个纯粹的女人,以缓解婚姻中的厌倦和审美疲劳。

应对中年感情疲软危机,有些笨男女出轨,聪明女人则选择出门。出轨,代价太大,不如出门。

摘自《为一个念想去旅行》



免费订阅《特别关注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