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度

父亲老了


父亲

父亲老了,老得像我家门前头

的那棵槐树,鸟巢里的那些羽毛早已随风飘走了

 

父亲老了,老得像我家墙壁上

的那座挂钟,钟盘上的分分秒秒,

早已锈蚀不动了

 

父亲老了,老得像我家屋檐上

的那块布瓦,人世间的风风雨雨

早已不当回事了

 

父亲老了,老得像我家水塘边

的那座埠头,荒草将它牢牢缠绕,

早已没人上去了

 

父亲老了,亲爱的老父亲

还在尽力向我们问好

还在努力向我们微笑

 

摘自《中山日报》



免费订阅《特别关注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