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度

傻五叔

村子里的人说,五叔有点儿傻。原因是得过脑炎。印象里,五叔反应迟钝是有的,说他傻,我至今也无法接受。 五叔内向,木讷,有点口吃。 这能...

父亲老了

父亲老了,老得像我家门前头 的那棵槐树,鸟巢里的那些羽毛早已随风飘走了 父亲老了,老得像我家墙壁上 的那座挂钟,钟盘上的分分秒秒, 早...

一个人的最后温暖

她是一个孤儿,一直跟着奶奶长大。 上了高中之后,需要上夜自习,很晚才能回来。从灯火辉煌的东风大道到家,还需要走一段曲折幽深的小巷,...

学会爱人

这里有一个故事。 一个家住曼哈顿的非裔美国籍家庭,从他们父亲的人寿保险中获得了三万美元的意外之财。母亲认为这笔遗产是个大好机会,可...

只记花开不记年

结婚纪念日,我与妻穿越半座山城,又去看当年结婚时租住的小院。那棵老椿树青翠如昨,院外的牵牛花仍在吹奏,它们该是已不记得我们,或从来...

出轨不如出门

人到中年,在婚姻里待久久了,厌倦和审美疲劳都是难免的,你需要有合适的途径去缓解。 我想得很简单,换个地方,独处几天,做回无牵无挂的...

抓饭

南疆地区多长寿者,都是长期吃抓饭的缘故。我在和田一户农家碰到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哭泣,问及原因,原来,他偷吃了一百一十多岁的妈妈的蜂...

最爱的人最先放手

她刚从国外回来,与丈夫一块儿回来度假。回家的感觉真的很好,可惜心中总有那么一丝疼痛。事情虽然过去两年了,虽然是一千一万个不愿意,她...


首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末页 1293